回顾于芬周继红恩怨情仇,女人战争升级愈演愈烈_体育频道_凤凰网

2017-04-16 14:06

1989年-1996年:名教享誉世界 国家队解散无奈栖身清华

于芬在北京奥运会备战最紧张时提出重归国家队,似乎表明了一种不甘心做“幕后英雄”、不甘心“为他人作嫁衣裳”的姿态,正如她一再强调的是,目前国家队有五名队员是她一手训练出来的,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备战北京奥运会的关键队员,再加上原来培养的郭晶晶,于芬曾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郭晶晶夺金以后说:郭晶晶这个夺冠的成套动作早在96年就已经全部掌握并投入使用,这是她底气十足的最大资本。然而最终国家队并未对她打开回归之门。

于芬一步一步用队员的成绩证明了自己的执教能力,1991世界游泳锦标赛,下载附件,当伏明霞第一次获得十米台世界冠军的时候,于芬还无缘前往跟队指导,不过随着她手下的队员的成功,她也由一名普通的国家队教练成为国家跳水队的副总教练。在亚特兰大奥运会上,伏明霞获得了板台两枚个人金牌,肖海亮获得铜牌,郭晶晶获得第五名。然而,由于于芬极其强烈的个性,她和国家队其他教练、上级领导关系很紧张,各省市对国家队用人意见也颇大。亚特兰大奥运会前的国内跳水选拨赛上,伏明霞在板台两个项目上均只获得第二名,当时于芬顶住压力坚持让伏明霞参加了两个项目的比赛,尽管最后证明了自己是正确的,但她和一些队员及其省市之间的矛盾却已经公开化。

于芬为奥运奖金质疑周继红侵吞百万奖金的事,使这两个湖北女人之间的矛盾再度呈现在世人面前。于芬这个极具个性的教练究竟和国家跳水队有怎么样剪不断、理还乱的种种矛盾呢?让我们来简单回顾一下这20年来的风风雨雨吧!

2001年在北京举办了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拥有参赛权的清华跳水队派出了王睿参加了女子跳台的比赛,而她同样遇到了和国家队员配对双人赛的问题,这一次于芬没有让步,在和国家队协调未果之后,王睿退出了双人比赛。这使得名单已经上报的国家队极为被动,最后不得不临时让已经四年未登十米台的郭晶晶冒险上跳台与蔡玉燕配双人跳,最后虽然顺利拿下了金牌,郭晶晶也没出什么问题,但两家的关系无疑已经降至冰点。

目前:检举信曝光 举报周继红涉嫌私吞自己奖金

在80年代末到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期间,于芬在国家跳水队执教并任副总教练,她一手培养了伏明霞、肖海亮和郭晶晶以及池彬这些蜚声世界的跳水名将。前三位都是多枚奥运会金牌获得者,池彬虽然遗憾地没有参加上奥运会,但曾经获得过两次世界杯十米台个人冠军,年轻教师的身影是亮丽的风景。这样的成绩无疑是于芬名满天下并底气十足的原因,class="xg1 y">2016-1-19 14。更令她骄傲的是,这几个人都是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她训练,是她从基本功开始教他们达到了世界顶尖水平,成为最成功的跳水运动员。更让人惊奇的是,伏明霞、郭晶晶、肖海亮都先后从跳台成功转项跳板,而且运动生涯之长也令人惊叹,这不能不让人叹服于芬给这些队员打下的良好基础。

经过几年的艰苦努力,清华跳水队培养了一些优秀的选手,其中有劳丽诗、何姿、王鑫、周吕鑫、林跃等名将,然而由于清华跳水队在01年失去了双重注册队员的权利,这就意味着清华的队员只能参加大学生的比赛和国外的一些比赛,却无缘国内的全国锦标赛和全运会的比赛,没有参加比赛的机会对选手的成长无疑极其不利。于是,王鑫和周吕鑫等人纷纷离开清华到地方省市注册,05年还发生了清华状告王鑫家长、状告国家游泳中心的事情,令人遗憾的是,最后以清华方面败诉告终,但清华也保住了几名队员。两方的矛盾更加凸现。

于芬建队之初,选的队员都是从各省市的一些小队员,想马上成功尚需时日,然而,98年伏明霞的复出使得于芬重燃希望。伏明霞在跳板上面临郭晶晶和当时的世界杯冠军梁小桥的有力挑战,经过几次一波三折的国内选拨赛之后,伏明霞终于入选奥运会阵容。但随之带来了一个严肃的问题:单人跳选手必须兼项双人跳,伏明霞必须和郭晶晶配合双人比赛,也就是说伏明霞必须进国家队训练。这个要求是于芬和清华方面无法拒绝的,然而国家队却对于芬说了“不”,并对伏明霞说,除了于芬,别的教练你随便选择。就这样,一手助伏明霞复出的于芬无缘了悉尼奥运赛场,最终她的身份只是奥运会冠军伏明霞输送单位的教练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于芬的这封检举信提交到国家体育总局相关部门至今已经差不多有9个月的时间,检举信所列问题是否属实,有关部门至今没有任何明确的说法。

一直以来,于芬着力于走体教结合之路。她的培养模式是学生在学习的同时保持高水平的训练,并直接代表国家出去比赛而不是只是向国家队输送队员。这种模式显然是在向举国体制挑战,与目前国家的体育人材培养模式是相悖的。出现队员无法参赛、无法进入国家队的事情就在情理之中了。

在检举信中提到,“根据奖金发放的有关规定,教练员带一名运动员满四年,在该运动员离开后的两年内应享受同等奖励,两年以上的按有关规定比例发放奖金。以上清华队员从离开我到获世界冠军等获奖名次的时间均未超过规定发放奖金的范围,但是令人不解的是,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奖金均未发放给我。而国家队奖金的发放惯例是由跳水队负责人上报,游泳中心批准方能发放。那么我近十年的奖金跳水队负责人周继红到底报给谁而又最终落入了谁的手中了呢?”

1998年-2000年:徒弟伏明霞复出战奥运 师傅难进国家队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96亚特兰大奥运会以后,总局解散了国家跳水队,国家队教练全部回到原省市执教,97世界杯和98世锦赛上,参加比赛的运动员都是国内选拨出来的,其教练也是这些队员的省市教练。失去队员的于芬只好选择了去清华担任主教练,开始尝试体教结合之路。在97世界杯和98世锦赛上,临时组建参赛的中国跳水队遭到了惨败,只拿到几枚双人跳金牌。国家体育总局不得不再次组建国家跳水队集中训练。这一次,一手缔造中国跳水队辉煌的总教头徐益明和副总教练于芬都被排除在外,取而代之的是领队负责制,由前奥运会金牌得主、也是徐益明的学生的周继红担任领队。自此之后,于芬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中国跳水队的名单上。

2001年至奥运会前:培养人才无数 清华跳水队却遇生存危机

2001年:大运会上再遇难题 与国家队矛盾公开化

检举信举例说,2000年悉尼奥运会结束之后,湖北省对夺得女子3米板金牌及3米板双人银牌的伏明霞进行了奖励,按理,于芬作为伏明霞的主管教练,也同样会有奖励,但于芬却一直未能拿到。直到于芬后来亲自向当时主管体育的湖北副省长提出质询后,并经省委相关领导过问,才从湖北体育局相关领导那里得到这样的回答:“于芬的奥运会奖金全部交到了国家队领队周继红手上。”2000年悉尼奥运会湖北给予教练的奖金是:金牌30万元,银牌20万元!

虽然检举信中于芬并没有给出自己未能拿到的奖金究竟是怎样一个数额,但她表示:“近十年来,我培养的运动员多次获得国内外赛事的冠亚军,按照有关规定,作为他们的教练,我理应享有相当数额的奖金,累计下来已达几百万之巨。”

透过这封2008年1月28日于芬提交给国家体育总局的检举信,可以清楚地看到,在伏明霞、郭晶晶、劳丽诗、周吕鑫、林跃、王鑫及何姿这7名队员的身上,均存在着于芬本应拿到的奖金,但只拿到15.7万元,其余都没能拿到的问题。

全国跳水锦标赛结束,新一届国家队集训即将开始,一封于芬举报周继红涉嫌私吞自己奖金的检举信曝光,让这两位本来就处于“风口浪尖”的湖北老乡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